璇.

👿随心写文,注意避雷👿

cp向:胜出/雷安/瑞金/利艾/德哈

胜出是最近很喜欢的

洁癖!cp不逆不拆

小学生文笔,轻点锤

❌不接受无脑黑❌

不接受商用和二次修改,转载请向我说明

【轰出胜】萌战!谁是人气王

失踪人口回归求关注


轰出胜大三角,对话体小说


微量ooc,所有数据是根据最新一期的萌战整合出来的


谢谢给我评论点赞的小天使,点赞好感+100,评论+1k


如果没有问题就go吧↓


点我看雄英A班委员会聊天记录💗

你好~你要的要的对话体中常暗的头像到啦~⭐@神。

【胜出】 柠檬味的汽水(完结)

高亮:这是关于班级旅行篇对话体小说的最后一篇!虽然前文都是轰出胜,结尾是胜出!(敲黑板


前文指路:(1)   (2)  (3)

这一次是正常的小说,如有对话体小说癖好者在这里道个歉ww


微量ooc


评论好感度+1k,点赞好感度+100,谢谢支持我喜欢我的小天使们,笔芯💗


如果以上没有问题就go吧↓


19:31


距离下去集合还有29分钟,绿谷呆呆地看着镜子里的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自己,有些烦躁地揉了揉头发:“啊----到底要穿什么才好啊!”


回到酒店已经有几个小时了,本来计划着迅速找好衣服然后用剩下的时间休息,谁知道自己迟迟决定不了。绿谷气鼓鼓的看着被衣服铺满的床,想:都怪小胜!


什么时候对小胜的感情从仰慕变成了想要跟他并肩前行的喜欢呢...绿谷出久自己也说不清,当自己意识到这份感情的时候,他们两个的关系已经糟糕到众人皆知的地步了。绿谷叹了口气,努力想把这些从脑海中清除出去。总之现在,还是先决定自己要穿什么好了,绿谷开始重新审视堆满床的衣服。


烟火大会的话果然还是要浴衣吗...可是问了好几个男生都说没有带,只有我自己穿会不会太尴尬了啊...小胜绝对会嘲笑我的吧。PASS


浴衣不行的话...校服如何?想想都不行吧...话说出来旅行还带着校服的自己是笨蛋吗。 PASS


所以还是最简单的休闲装就可以了吧,清爽还不会出错,但是仔细考虑一下这样也太普通了吧...完全泯然众人啊。 PASS


经过了十分钟的碎碎念,问题不仅没有得到解决,反而让自己更加烦恼了啊。绿谷用手捂住脸,发出了像小兽呜咽一般的声音:“小胜......”


上次一起去烟火大会是什么时候的事了?记不清了,隐隐约约中觉得应该只有一次,应该是两个人个性还没觉醒的时候,那段弥足珍贵的和平相处的时间。记得当时两个人趁着家长不在家,偷偷的去参加花火大会,自己却因为在人群中一不小心放开了小胜的手,眼看着他消失在茫茫人海中哇哇大哭起来,腿还磕破了皮,只好先挤出人群,找了一个僻静的小木屋坐了下来。一串串灯笼散发着橙黄色灯光,从被泪模糊了的双眼看过去,世界变得像万花筒一样奇妙有趣。空气带着欢声笑语的粘稠感,但是在绿谷出久的小小世界里,重力好像大了十倍,压抑着自己不得不急促地喘息。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绿谷出久有种被整个世界抛弃的错觉:小胜...怎么还不来啊。等待时间出奇的长,就在绿谷以为自己一定会死在这里的时候,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什么啊,你在这里啊出久,别吓我啊。”


怀着不可置信的心情缓缓抬头,生怕自己动作太大就会打破这个美妙的梦境。那个平常臭脾气的小胜,蹲在地上,对他伸出了手。惊魂未定的眼神,额头上点点的汗珠和带有喘气声的声音仿佛就在对他说,没事,我不会抛下你的。


那时候的小胜对自己来说,就像是神明一样的存在吧。绿谷呆呆地望向天花板,不过那时候的自己见到小胜哭得更凶了...小胜虽然很快就用...欸?当时自己是被什么哄好的来着?


想不起来...算了不想了,绿谷使劲晃了晃脑袋,回忆那时候的事情有什么用呢,绿谷抿了抿嘴唇,眼底翻涌着深不见底哀伤,反正...小胜早就把他抛弃了。


饭田同学已经在群里提醒大家下楼了啊,绿谷看着手机,轻叹一口气,没办法了,现在就算穿浴衣也来不及了,普通就普通吧。绿谷自暴自弃地抽出了那套休闲装。


迅速的换好之后,绿谷下楼去跟大家会合。走出了楼道,夏日独有的湿热空气像浪潮一般朝他涌过来,晚风吹动着树木,发出哗哗的声响,惊扰了小憩中的蝉,像是报复,他们也开始鸣叫起来。蝉鸣混合着树叶的声响,奏出了独特的夏日交响乐。看着围成一圈叽叽喳喳互相赞美对方浴衣的女孩子们,绿谷出久嘴角溢出了一丝笑意,看着如水的夜色,心想,这才是夏天嘛。


“哦哦!你们都穿了浴衣吗!”刚刚下楼的切岛有些新奇的看着女生。


“噗....耳郎你居然也穿了啊,终于打算证明自己还是个女生了吗23333”上鸣躲在切岛身后相当不怕死的窃笑着。耳郎黑着脸走了过去,打得上鸣嗞哇乱叫。


爆豪和轰不出意外的是最后一个到场的,看爆豪的脸色,估计这两个人在房间里没少吵架。


小胜....看起来好生气哈哈。绿谷看着爆豪一脸“阴阳脸什么的去死吧”不禁偷偷的笑了出来。


绿谷跟随着大家朝目的地走过去,走了十几分钟便到了。各色各样的小吃摊,小铺子映入眼帘。烤鱿鱼的孜然香气刺激着A班每个同学空荡荡的胃,在饭田还没有叮嘱完注意事项的时候,有几个人已经迫不及待的冲了出去,转眼就消失在人群中了。


绿谷婉拒了丽日一起逛的邀请,自己独自一人开始逛。看完了一圈之后,没看到感兴趣的,身体却先疲惫了起来。也是啊,绿谷打了个哈欠想,今天上午都那么累了,在酒店仅有的休息时间还被自己用来试衣服了,不累才怪呢。


绿谷四处张望了一下,见前面不远处人迹稀少的地方有个木屋,正想进去看看有没有坐的地方小憩一番,就被突然冲出来的小孩子撞得身子趔趄。“啊,小心----”绿谷看着即将跌倒的孩子出于本能的伸手扶了一下,谁知自己的意识却突然模糊起来,身体不受控制的摔倒在地,意识到不对的绿谷虽然想努力保持清醒,但是身体完全不受控制,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在手机上打了几个字发送之后便彻底的昏了过去。


”叮!“A班班群里刷出来了一个最新消息:来自绿谷出久的实时定位。静默了三十秒,班群顷刻间便炸了。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英雄杀手斯坦因事件,其中和绿谷共同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的轰和饭田更是瞬间感觉一股凉气从脚底升腾。所有人在一瞬间都慌了神。


爆豪看着手机屏幕上来自绿谷的信息,心脏一瞬间感觉停止了跳动。大脑里只剩下:废久有危险,生死不明


爆豪深呼吸几口,强迫自己保持冷静,当务之急是查出废久的所在地。爆豪手指颤抖着打开了定位,却感觉身边的温度下降到了冰点。定位最多可以看到废久现在还在这个举行烟火大会的地方,具体是在哪里根本无法得知。爆豪咬了咬牙,只能把这该死的地方全部找一遍了吗...


就在爆豪心乱如麻的时候,班群里已经讨论好了应对措施:先去报警,然后A班学生以小团体为单位找出绿谷的位置,为了避免潜在的危险,禁止单人活动,遇到敌人不要贸然攻击,将具体位置发到班群,等待支援。


爆豪不耐烦的啧了一声,甩给在旁边的切岛和上鸣一句:“我先去找,你们两个跟上。”就用爆破飞出了人群。切岛和上鸣看着爆豪的身影,顾不上惊讶爆豪什么时候这么关心绿谷,互相看了一眼,也赶忙追了上去。


似乎过了好久,绿谷在半梦半醒之间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人再大声叫喊自己的名字,声音似乎还带着一点哭腔。努力睁开了眼睛,眼前的世界慢变得清晰起来。绿谷抬了抬头,看着面前的人,有些不可置信,轻声的说:“小...小胜?”


爆豪看着意识还算清醒的绿谷,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天知道他看到倒在地上跟死了一样的绿谷心情是怎么样的。按了按手机,将绿谷平安的消息发到群里。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好好的教育这个给自己带来大麻烦的人。


爆豪抬起头,看着面前一脸迷蒙的小绵羊,咬着牙阴森森的笑着说:“废久你可以啊...居然还能被别人的个性弄成昏迷,真是废物一个。”


绿谷看着面前的爆豪,突然有点鼻酸,当意识像溺水的人一样沉入大海的时候,内心的恐惧仿佛要吞噬了自己,还好,小胜发现了我,把我从深不见底的大海中捞了上来。跟那一次一样,又是小胜把我从黑暗之中拯救了出来。


这么想着,绿谷不由自主地湿了眼眶。爆豪看着死机一样,整张脸全都是泪的绿谷不禁头疼起来。“啧,”爆豪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废久你给我好好待在这里啊,敢动一步我就杀了你。”说着便急匆匆的走出了小木屋。


过了半响,爆豪拿着两瓶柠檬味的汽水回来了,拿出了一瓶,递给了正在群里发消息说自己平安的绿谷,绿谷抬起头看着还冒着凉气的汽水,咽了咽口水,怔怔地说“这是....给我的吗?”爆豪不耐烦地将拿着汽水的手收了回去,“不想要就还我。”


“......我要还不行吗”绿谷一边嘟囔着,一边伸手接了过来。绿谷把瓶子贴着脸,被冰的打了一个激灵,果不其然的收获了爆豪的嗤笑。绿谷有些讪讪地笑了笑,内心却不可避免的暖起来,小胜虽然平时脾气暴躁又坏心眼,但是嘛...绿谷偷偷地转过头看着爆豪的侧脸,还是会为我担心的啊。


爆豪转过头,目光跟绿谷对上,有些不自在的开启了话题:“果然给你一个柠檬味的汽水你就会安静下来啊,哼,废久就是废久,这么容易满足。”


“欸?”绿谷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爆豪。


爆豪看到绿谷湿漉漉的大眼睛里满载的疑惑瞬间炸了毛:“该死的废久你居然不记得了?!操,就是咱们两个当时去庙会...算了不说了。”


绿谷先是有些懵,紧接着才意识到爆豪是在说第一次跟自己去庙会发生的事情啊。


这样啊...绿谷看着手里的柠檬汽水瓶,心里满载着快要溢出来的喜悦,原来当时那次,小胜也是买了柠檬汽水来安慰当时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我啊,这么一想,其实根本没变嘛。自己果然还是


最喜欢小胜了


爆豪见绿谷对着瓶子傻笑,停下了“论你这个废久记忆力是有多差才能把这个事情忘了”的强烈控诉,恼火地开口:“废久你有在听本大爷说话吗!?”绿谷被吓得一激灵,才发现自己的走神让旁边的人感到十分不满:“欸....啊!有的!我...我最喜欢柠檬味的汽水了!”


爆豪看着一脸惊慌的绿谷,有些好笑的低头说了什么,绿谷有点没听清,小心翼翼的问:“小胜...?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能不能”


“哈?!想让本大爷再说一遍,废旧你胆子不小啊!”


“诶诶!小胜疼疼疼!”


就在两个幼稚的少年争斗时,烟火在夜色中照亮了两个人的脸庞。欣赏着烟火,两个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绿谷仰头沉浸在这瞬间的美丽的时候,突然听见旁边传来一丝微不可闻的声音:“......想让本大爷说出口,废久你还早一万年呢。”


绿谷有些不可置信地扭过头,望着自己幼驯染的侧脸发愣,“欸.......?”


有什么东西,就在此刻悄然改变了。




【轰出胜】雄英A班谁是当仁不让的歌王!

轰出胜大三角


对话体小说,是突如其来的脑洞,与班级旅行篇无关


微量ooc


班级旅行篇突然卡了然后就写了这样的一个沙雕小段子


谢谢给我评论点赞的小天使,点赞好感+100,评论好感+1k


如果没有问题就go吧↓


 点我看雄英A班委员会聊天记录💗


【轰出胜】心累!令人担忧的第一天

轰出胜大三角


对话体连载小说,微量ooc


其实这章早就码好了只不过是懒癌发作拖了几天才发hhh


谢谢给我点赞评论的小天使们,评论好感度+1k,点赞好感度+100,爱你们💗!


如果没有问题就go吧↓


http://t.cn/RroRyDf

【轰出胜】讨论!到底该怎么分房间

轰出胜大三角


对话体连载小说,微量ooc


这一章其实卡了挺久了......望见谅


如果没有问题就go吧↓


http://t.cn/Rr2ICXG

【轰出胜】筹备!万众期待的班级旅行 对话体小说

轰出胜大三角

对话体连载小说  微量ooc

第一次弄,望见谅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go吧↓

http://t.cn/RB1jdcy

【瑞金】光 BE预警

非常温暖的生贺emm好吧其实是一篇玻璃渣子......ooc有,

起初神创造天地。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金是格瑞的光。


沉重的喘息,男人的汗水,登格鲁星的生活总是一成不变的,沉重的赋税让每个人的目光都聚集于前面黑黝黝的矿石。


明明是夏天,明明是骄阳。


格瑞却感觉天空是灰的,世界是黑白色的。光在消散,太阳在坠落。


“格瑞———”


啊啊,又来了。格瑞在内心叹了口气。看着远处那一抹明黄逐渐放大。


这次又是什么?奇形怪状的石头,隔壁山姆大叔笑点奇怪的笑话,还是秋胡编乱造的传说?


“格瑞!我给你说我给你说,今天姐姐要给我们做好吃的,一起来吃晚饭吧格瑞!”金摇晃着格瑞的手臂,力气之大,格瑞觉得自己再呆在这个傻子的身边马上就要含笑九泉了。


“金,我—”


“这次的饭真的很丰盛啦,就来这一次嘛,格瑞——”金睁大自己的眼睛,更加使劲的摇晃格瑞的手臂。


“.......”不要那样看着我啊。


真是犯规。


“好。”


“耶!这样的话秘密生日聚会......啊我是说姐姐就会很顺利的举行了.....啊不,我......”金语无伦次间暴露了越来越多的计划。


格瑞无语凝噎地看着面前慌张的金。傻子,你真的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走了。”格瑞拉着金的帽子往下一扣,不顾金乌拉乌拉的乱吼,径直往金的家里走。


生日啊.....你能每天好好的,快乐的活着,就是给我的礼物了。


虽然格瑞在秘密的生日聚会上一直面无表情,但金还是凭借着自己敏锐的目光看见了格瑞眼角的微红。还是这么口是心非呢,格瑞。


“许个愿望吧,格瑞!许完愿望才可以吹蜡烛哦!”透过昏黄色的烛光,格瑞看不清金脸上的表情,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一定是笑着的吧。


格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希望......“


嘘。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哦。


谁在说话?格瑞茫然的看向金,金似乎什么也没感觉到,烛光依然静静的摇曳着。


看不清金的表情,格瑞突然慌张了起来,努力想要看清,可金的面容却越来越模糊,变成了虚无。


”你会好好保护金吗,在这凹凸大赛里。“当格瑞手足无措之际,凯莉的身影突然出现,似笑非笑的看着格瑞。


格瑞皱了皱眉,他不喜欢被人这么质问,更何况是关于金的问题。”无需你操心。“


凯莉的笑容更冷了,”希望你不要食言。“


莫名其妙。格瑞冷哼一声,转过身不再理会。


可转过身看到的却是另一个凯莉,浑身浴血,只剩一息。格瑞感到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起,瞬间觉得头痛欲裂。


”这就是你所谓的保护......?大赛第二...所见皆可斩...别说笑了,看看金因为你变成了什么样!“


“金......?他——”格瑞的话戛然而止。


他的光,他的太阳,此时毫无声息的躺在他怀里。苍白的小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双臂软塌塌的垂在一边,显然已经死去多时。


格瑞的头疼得更厉害了,眼前的世界开始模糊,凯莉呼喊了什么已经听不清了,此时的他只有一个想法,让我醒来,这不是真的,这是梦。


格瑞猛地从床上坐起身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身子不住地颤抖着。


是梦。格瑞这么想着。


但梦里的是真的。格瑞闭上了双眼。


金的死不是意外。本来死的应该是他,可是那些卑鄙无耻的小人为了引自己出来,利用金的天真善良做了诱饵。如果一切能按照那些人的计划来,金或许还不会死,可谁知道那个傻小子突然醒悟,为了自己最好的朋友格瑞,毫无顾忌的投入了战斗。


得知消息匆匆赶来的自己连金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只看到了满地的鲜血和倒在地上的金,凯莉,紫堂幻三人。面对凯莉尖锐的指责,格瑞哑口无言。接受不了事实的自己,选择了最懦弱的方式逃避。


格瑞看向窗外,世界一片灰白。无所谓呢,反正唯一的光已经消失了。


格瑞起身下床,拿起了烈斩,悄无声息地走出了房门。


守在门口的裁判球见房门开了,赶紧蹦了上去,谁只却撞了个满怀。裁判球揉了揉自己撞疼的身子,正想抱怨,却迎上了格瑞毫无生气的紫眸。裁判球恐惧地捂住了嘴,他立刻明白现在的大赛第二已经不是之前眉梢眼角都含有一丝温柔的格瑞了,即使这个温柔只对一个人展现。现在的他,是一台不折不扣的杀人机器。从天堂掉落到地狱的恶魔。


亵渎光的人,罪该万死都不为过。


我为你堕天。